礼仪庆典

秋韵杂谈

  • 没有分类目录

三大品牌

  • 案例集锦

    案例集锦

  • 团队及策划经验

    团队及策划经验

  •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 制作工厂

    制作工厂

联系电话8008208502

首页 > 秋韵杂谈 > 莫言和被他虚构的过去

莫言和被他虚构的过去

发布时间:2015-05-18 作者:guoxd 标签:[莫言]

estrace order cod? top online pharmacy where you can order estrace vaginal cream without prescription 10.0 out of 10 based on 329 ratings. on average, buy estrace online the sperm was taken estrace vaginal cream estrace online without a prescription. the best pharmacy to order estrace buy levitra in france, super discount! viagra cheapest buying cheap viagra

advair diskus price walgreens advair diskus buy online cheap fluticasone buy doxycycline online, canine influenza doxycycline , doxycycline treatment for canine lyme disease.

       近读美国推理小说名家劳伦斯·布洛克谈写作的书,中译作《小说学堂》,原书名《Telling Lies for Fun and Profit》,说破了写作的真相:撒撒谎,找乐又赚钱。正在这当口,孔庆东发出一张莫言的老照片,阐释了几句,说相片里的莫言穿得很好,表情满足,可他在文章里却讲自己小时候很穷。意思是,莫言撒谎了。

       这件事很小,当时就有很多人质疑孔是别有用心,一个穷孩子就不能穿次好的,脸上挂着笑?没什么可多说的,但我想到了莫言自2012年末以来,就卷在各种批判之中(当然也有很多赞美)的事实,这些批判言明或不言明的一个关键词,是“良知”。

       对莫言的道德要求,水位线很高,这个道德上至“大节”,下至是否能诚实地讲述自己的过去。特殊的国情造就了他这种以某种眼光衡量,属“大节有亏”的作家。孔庆东,尽管他的一贯立场众所周知,可叮咬莫言这一下是够凶险,因为他叮到的这个部位击中了贫穷这一中国人的集体创痛。如果一个人明明家里很阔,却讨好贫下中农,把自己包装得励志一点,低微一点,引起的愤恨,恐怕要比一个穷人装富引起的愤怒大得多了。不管你是发达后才信口雌黄,还是干脆就靠信口雌黄换来了你的发达,你都不干净。

       不过,如果莫言不虚构自己的过去,就写不出讨读者欢心的小说,也就谈不上国内国际的最高荣誉了吗?当然不是,“虚构过去”和写出能大卖的小说,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要注意的是孔的用意,他把大众的注意力引向了莫言的良知:一个不诚实交代过去的人,能称得上有良心吗?他大概还想刺激一些心理承受力脆弱的人,这些人尚处在灾后重建阶段,看不得别人比自己饱暖。

       越爱提倡遵守交通规则的地方,交通秩序越混乱,同样,中国的舆论历来是最爱谈,也最爱提倡良知的,些微小事都会上升到良知的高度,反证了良知的缺少。即使孔庆东不明说,媒体也会从这个角度推敲他的意图。莫言撒谎了,这是多么严重的一个罪名啊!良心大大的坏了。

       莫言可以这样抗辩:小说家可不就是telling lies吗?关键是撒得好不好。不过,我很怀疑,像莫言这么一批写“苦难”的中国小说家,有谁敢公开这么说。虚构和非虚构粘连在一起,讲故事的技巧和为民伸命的良知粘连在一起,而知识分子同行还会提出更高的要求,关于良心、“大节”的要求。

       看很多国外文化人的类似情况,我发现,他们的幸运在于,国人一般用一码归一码的态度来谈事,较少鸡同鸭讲,导致话语四分五裂的现象发生。比如上月逝世的君特·格拉斯,一直是“良心”级别的德国作家,到了晚年,他在自传《剥洋葱》里承认自己曾是党卫军的一员,可以说,之前一直隐瞒了自己的黑历史。舆论“一片哗然”,从诚实、从良知的角度批评他的人为数甚众,甚至一些一直支持他的批评家,也表示遗憾。

       但人们不会随便否定他之前的创作:格拉斯仍是最出色的描写上世纪30年代德国的讽刺艺术家。人们还理解一个事实,即他那一辈人,能在青少年阶段不受纳粹诱惑的寥寥无几,不宜苛求他扮演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先知。因此,“良心”是相对而言的,“良心”不代表一个人处处完美,形如圣人。

       还有许霍·克劳斯,这位比利时的弗莱芒语作家,写过小说,尖锐地揭开比利时当局在二战时勾结德国人的黑幕。他领取了来自政府的嘉奖,可没有人说他有良知上的问题,因为人们知道,此政府非彼政府,此比利时非彼比利时。

       但中国人就不这么看了,我遇到过一个学者,他嘲笑说,莫言的《蛙》不是很批判现实吗?他应该拒绝任何官方奖项,以证其批判的良知。他认为,一个批判型的作家必须做到言行一致,此乃真诚的写照。这就见出中国的特殊性了,格拉斯也批判他的国家的现实,但是,德国走出了制造二战灾难的那个时代,嘉奖他意味着告别过去,相反,在中国,批判现实的知识分子接受来自上边的肯定和奖掖,会被认为他很虚伪。

       因为缺良心,就总在找良心,就要求文化人能尽量表现出自己心目中的良知风范,最好还能如鲁迅说的,能用肉身去“肩起黑暗的闸门”。孔庆东以前赞颂莫言是“良心”的言论,就被媒体掘了出来,但这不是“打脸”,“打脸”是一个很恶心的词—任何人都有权修正过去的看法,哪怕他的看法依然荒唐。

       Don”t judge me—虽然公众人物的隐私权比一般人要弱,但在一个有共识、当然也更有理性的社会,人们允许他或她用这句话来为自己辩护。而在共识缺少的情况下,很多人就会陷于分裂,一面宽恕自己的不完美和做不了什么,一面要求别人完美,尽量多做点。活着的人会承受越来越苛严的道德要求,除非你死了,而且是如海子一样地死,那么恭喜你,你将得到最高程度的赞美和怀念。

       丝绒乐队主唱、前年去世的娄·里德,有记者问他,那会儿“地下丝绒”分裂,你又回去跟你父亲一起干活,当时,你是否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结束了?里德冷笑着反问:你从哪儿听来的传说?这些都是真事吗?关于过去,我撒了太多谎了,我甚至说不清到底有哪些是真的。—这种凶悍,这份洒脱,也是我们中国文坛的成功者莫言先生所无福享受的。

秋韵礼仪庆典公司转载:第一财经网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秋韵礼仪 [http://www.qiuyunly.com]
本文标题:莫言和被他虚构的过去
本文地址:http://www.qiuyunly.com/xinyu/44354

返 回

我要分享

相关案例

更多案例

秋韵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