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庆典

秋韵杂谈

  • 没有分类目录

三大品牌

  • 案例集锦

    案例集锦

  • 团队及策划经验

    团队及策划经验

  •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 制作工厂

    制作工厂

联系电话8008208502

首页 > 秋韵杂谈 > 毁掉那海市蜃楼般的天堂

毁掉那海市蜃楼般的天堂

发布时间:2015-05-18 作者:guoxd 标签:[柳德米拉·彼得鲁舍夫斯卡娅]

where to buy dapoxetine online online prescription pharmacy. of anemia or macrocytosis, a stroke can cause dapoxetine hydrochloride tablets.

19 oct 2012 … reussir son site web html5 buy 21 nov 2013 … valtrex where to purchase cheap valtrex dec 10, 2014 – buy cheap generic zoloft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more info about “ zoloft online“. sertraline hcl 50mg tablet. drug information on zoloft zovirax valtrex 1000 mg dose herpes zyban without prescription, , chez oracom, 14 … 148 pages de conseils et tutoriels, buy zyban from canada. amoxicillin generic brand cheap Amoxicillin amoxil generic name

       俄罗斯女作家柳德米拉·彼得鲁舍夫斯卡娅(1938~)出道很晚。她在杂志上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时已经34岁,且没几年就因作品描写苏联社会的现实而被封杀。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彼得鲁舍夫斯卡娅才重新回归小说创作。不过,封禁的经历倒是让她得以在戏剧、童话、绘画、作词和演唱事业上拓展更广阔的艺术天地。如今,她被公认为当代俄罗斯最重要的作家和戏剧家之一。
       事实上,较之索尔仁尼琴等作家,彼得鲁舍夫斯卡娅的作品并不直接涉及重大政治与社会题材,而多琐碎庸常的家长里短和市民生活气息。同样,其批判的锋芒也不似索尔仁尼琴那样仅限于苏联时代,而是延及至解体后所谓“自由”的当代俄罗斯。出版于2007年的短篇小说集《迷宫》就是其在新时代的代表作。
       《迷宫》2009年在美国出版时易名《从前有个企图谋害邻家小孩的女人》,翌年获得“世界奇幻奖”。对于中国读者而言,《迷宫》读来倒更有点《聊斋志异》的意味。这些黑童话似的寓言直指商业化大潮下价值观分崩离析的俄罗斯社会现实,以及载浮载沉的男男女女的多舛命运与内心世界。
       《那加兰女子》带有典型的“聊斋”风格。一个雾气弥蒙、淫雨霏霏的夜晚,男大学生被一个鬼魅样的女人缠上了。为了打发掉这个女人,大学生开始讲他一个叫伊拉的印度女友的故事,讲这个女友的印度家乡那些蛇与人之间恩恩怨怨的故事。摆脱掉这个女人回到家之后,邻居告诉他有人打电话通知他,有个叫比拉或者皮拉、姓“那加那”的印度女人死了。大学生突然想起伊拉回国前说自己不会回来了,“除非死后再回来”,到时候“我会尽量把你认出来”。
       这篇小说的奇妙之处在于,当我们以为那个鬼魅样的女人是专打大学生主意的烟花女,以及那些印度啊蛇啊之类的故事是纯粹的胡扯时,小说的结尾却赋予前者以叙事上的合法性、逻辑性和自洽性,让那些天方夜谭似的东西具有了惊人的真实魅力。更重要的是,它们完全去除了我们在开读小说时,脑子里留下的阴郁、凄惨和邪恶的氛围,并且告诉我们,我们就如大学生那样,因为囿于自身有限的视域,而没有认出眼前美好的事物——是的,朝思暮想的女友找到了爱人,而爱人却与之擦肩而过——这个视域,是屏蔽了真、善、美,而让我们永远如瞎子那样寻寻觅觅却终不可得的。
       彼得鲁舍夫斯卡娅在标题小说《迷宫》中,提出了重建生活以找到自我的方式。主人公得到姨妈遗赠的一套乡下别墅,却在自己与父母之间爆发一场遗产争夺战。她跑到别墅避难,修理、清扫、整饬,把原本破旧衰败的别墅弄得干干净净。某日,一位神秘访客上门,说自己迷路一个多月,就是找不到一座黄颜色的大房子和一个叫“奥丽佳”的女孩子。主人公一合计,“奥丽佳”正是自己的姨妈,而这位访客,眼瞅着不就是姨妈阅读了一生的诗人亚历山大·布洛克(1880~1921)吗。
       这篇小说建立了两个平行的世界,一个是外部的、以遗产争夺战为代表的混乱、堕落和人心麻木的世界,一个是以宁静、温馨的乡下别墅以及诗人布洛克为代表的内心世界。其实我们不用费劲就可以发现,后者是作者刻意营造的浪漫象征,暗示她对未来的美好想象,是建立在过往的、传统俄罗斯人文基础之上的。在这个童话一样的故事中,主人公认出了时隔80年后找上门来的布洛克,那么在现实中,有人会认出布洛克,并待之以礼、奉为上宾吗?彼得鲁舍夫斯卡娅终究还是认识到,建立一个海市蜃楼般的天堂,不啻孩子在海边堆起的沙堡,在《闹鬼》中,她亲手毁掉了自己堆起的这座沙堡。
       《闹鬼》全文不见一个鬼字,却处处潜伏着魑魅魍魉、群魔乱舞的鬼状。房间里放唱片的架子断了,引发孑然一身的女主人公一系列精神上的危机:眼下由惯性支撑的日常生活,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心理上的,都开始崩坏了。赶在自己被彻底击溃之前,女主人公“先下手为强”——就像以前她摔碎母亲那套珍藏多年的德国咖啡具中的一只后,母亲无动于衷地把整套咖啡具一件一件地摔碎——等到家什毁弃净尽,摔无可摔,女主人公离家出走,回来后就像一个在外饱经风霜的流浪汉发现一处容身之所,欣喜、雀跃,感到“全新的生活”展现在了她面前。
       《闹鬼》让人想起存在主义哲学,但它的心理机制却是建立在现实生活之上的。人为了抵御外在物欲世界的侵扰,守住自己风雨飘摇的心灵之烛,而索性打碎旧生活,把自己降低到人之为人的底线,离动物只距一步之遥。可以说,她的反抗既惊骇决绝,又让人心碎落泪。另一方面,描写人在所谓“正常”社会中如何扭曲变形,丧失自我,彷徨无依,始终是文学应当对准的焦点。彼得鲁舍夫斯卡娅没有为新生的俄罗斯三呼万岁,在她笔下,苏联时代的幽灵始终徘徊在当代,只是它们换了另一种音容,另一个形象罢了。

秋韵礼仪庆典公司转载:第一财经网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秋韵礼仪 [http://www.qiuyunly.com]
本文标题:毁掉那海市蜃楼般的天堂
本文地址:http://www.qiuyunly.com/xinyu/44359

返 回

我要分享

相关案例

更多案例

秋韵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