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庆典

秋韵杂谈

  • 没有分类目录

三大品牌

  • 案例集锦

    案例集锦

  • 团队及策划经验

    团队及策划经验

  •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 制作工厂

    制作工厂

联系电话8008208502

首页 > 秋韵杂谈 > 尤纳·弗莱德曼:建筑可以即兴,而且这不是“乌托邦”空想

尤纳·弗莱德曼:建筑可以即兴,而且这不是“乌托邦”空想

发布时间:2015-05-25 作者:guoxd 标签:[尤纳·弗莱德曼]

zithromax online order zithromax reviews jan 1, 2015 – tier 2 to tier 3 flunisolide ( generic nasarel), fluticasone tier 2 to tier 3 estradiol tablet ( generic estrace ) ( branded generics for loestrin fe).

propecia stopped working propecia without prescription amoxicillin purchase online buy amoxil amoxicillin without prescriptions canada

estradiol 2mg ivf. generic form of estrace cream. estrace cream uk estradiol 1 mg tab barr labs buy generic estrace cream estradiol mg estradiol 17 beta levels in 
       “街头博物馆”中彩色呼啦圈和有机玻璃盒子制成的展柜里,是征集来的溜冰鞋、面具、《周朝六舞图》等市民记忆。巨大的三面体铁架、纸盒构成的“空中城市”是凭借建筑师的一纸简单手绘说明图,由志愿者就地取材,复建而得。连一个叫作“塑造神祇“的临窗展品,也是由有机玻璃夹着日常随处可见的材料——彩色塑料购物袋构成。
       5月15日,尤纳·弗莱德曼的“移动建筑”展览到达上海,带来了一场本土“即兴力量”的建筑试验。这位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就被称为“空想建筑家”的92岁匈牙利人,无疑是当今建筑界不可忽视的争议性人物。他的建筑实例仅有印度的一家简单技术博物馆和法国的一所中学。但早在上世纪50年代,他就提出“移动建筑”理论,并对之后的新陈代谢派、建筑电讯、蓝天组等实验性建筑团体产生了重要影响。现场展出的一张照片就有记录了弗莱德曼与黑川纪章交好的一幕,后者曾邀请他参加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
       展览现场的陈列,也巧妙地体现了这位建筑师对于社会学、心理学的多重理解。置挂于墙上的不是建筑手稿,更像是寥寥数笔的简笔画,配有“所谓‘城市空间’就是建成体量之间的空隙”等解读,让不少观众直呼“脑洞有点大”。现场还摆着几张绿色的长凳,可以让人坐下来好好“消化”。不过,因为身体原因,弗莱德曼并没有亲临开幕式现场。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策展人龚彦曾是弗莱德曼在2002年上海双年展的助理,她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在当下的中国,重提尤纳的“移动建筑”,有着现实意义。“中国建筑语境与现代主义进程越发脱节,尤纳展可以说是一次回望与溯源。通过他的‘移动建筑’理论,几乎可以看到一个公民社会的雏形,这在中国可以启发很多可能性。”本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16日。
       以即兴力量主导本地试验
       2002年的上海之行,一度让身处异乡又语言不通的弗莱德曼感到迷茫。但靠着涂鸦示意,他很快与上海市民达成了有效的交流,这让他意识到图像是最为基本的功能,促使他开始创造意匠符号(诗文、绘画等的构思布局)。若干年后,他将这些符号集结成册,取名《异乡人寻路宝典》。此次展览中有一张126块羊毛织毯制作的“城市地毯”,上头书写的是《圣经·启示录》开篇。
       和《异乡人寻路宝典》类似,弗莱德曼的多数理论来源对社会经验的理解,并且与“居民是城市最基本的使用者”理论密切相关。2007年首次在上海举办个人大型展览时,他就替其中的“上海计划”度身设计了一个未来城市规划。在这个名为“桥镇”的构想中,浦西外滩和浦东外滩以桥梁的形式连接,桥面上汽车飞驰;桥面下方万家灯火。
       在本次展览中,弗莱德曼将主题定义为“一场即兴的建筑实验”,在即兴中探讨建筑的可能性。据两次均担任策展人的龚彦介绍,此次展览与2007年的那次最大的不同,在于加入了上海本地的“即兴力量”。“空中城市”和“街头博物馆”的搭建人员并非专业建筑师或搭建商,而是策展人和志愿者一起,在“试错”中共同搭建出从未被实现过的“空中城市”以及上海版本的“街头博物馆”。
       弗莱德曼的“街头博物馆”计划,始于2004年,目前已在意大利的科摩市实现过两次。这个活动会邀请市民展示一些意义非凡的物件,可以是情感的,也可以是经验的。每个“街头博物馆”的形态都将随着环境和搭建条件的不同而改变。“‘街头博物馆’的展品是面向社会招募,取消了展品贵贱、来源的差异,以情感叙事为标准,可以说是对美术馆精英制度和‘白盒子’空间的一次颠覆。”龚彦向记者表示。
       在首期的“街头博物馆”中,著名建筑师马岩松带来了“超级明星:移动中国城”,公务员陈晓峰带来了一件“手机艺术品”——这个拆掉了屏幕的手机对现代人来说不啻于一样刑具。弗莱德曼的外孙女朱丽叶·波隆斯基也欣然提供了一件7岁时所画的“外公尤纳·弗莱德曼的肖像”。至展期结束前,博物馆将每周邀请20位参与者加入这项活动。
       以乌托邦理念反哺现实主义
       展馆的七楼,是高技派代表人物伦佐·皮亚诺回顾展的空间,摆放着大量精致的建筑模型与整齐划一的展品。他的代表作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微缩模型前,总是聚集了最多的人流和关注。鲜为人知的是,1970年蓬皮杜中心立面设计竞标时,弗莱德曼也投交了一个零立面的方案,希望美术馆能够为不同展览改变形状,建筑的外观也随之变化,与皮亚诺精英式的方案形成了强烈对比。
       早在弗莱德曼刚刚提出“移动建筑”理论时,他就质疑当时的权威勒·柯布西耶“人们必须学会如何在我设计的房屋里生活”的论调,反其道而行,提出“建筑师必须向住户学习,使用者决定建筑和城市规划”的主张。
       弗莱德曼曾在《为家园辩护》一书中解释,“移动建筑”最伟大的发明就是“建筑的能力”,适应连续行为变化的能力,继而适应使用者喜好变化的能力。体量、墙体、屋子的位置不再因它们的不可变性而与使用者作对。“想象一栋房子就是想象整个世界。”
       “空中城市”便是他最著名的乌托邦方案,也是此前众多理念的综合体。这一设想曾影响了许多人,但几乎没有人能够将之付诸实践。在展馆的一楼,一个15×9×4.5米的大跨度三面体网络框架悬空于地面,个体住宅以纸箱的形式穿插其中。一定的“规则”确保每户人家对采光、私密性和便捷性等的需求。墙上的解说中写道:“空中城市”的本职是空间框架结构的社会化。
       在龚彦看来,弗莱德曼总是不遗余力地与主流建筑圈疏离,这种刻意为之的距离伴随着必然的孤立,迫使他本能地启动生存法则——去发明、去创造。“他用简明易懂的绘画,手绘了一本说明手册,教人们如何从零做起,利用身边便宜易得的材料(甚至建筑废料)来搭建家园,以及进一步从事农耕,解决粮食问题。”1980年,弗莱德曼受英迪拉·甘地邀请,在联合国大学副校长的帮助下,着手成立了自理科学知识交流中心,为贫困地区未受教育人群制作连环画形式的生存技能手册。该协会持续运行了8年,后因资金不足而关闭。1992年,他获得联合国人居奖。
       弗莱德曼还提倡建筑的低价性,反对金钱和建材的浪费,主张像家庭主妇一样以最小成本做事,主动发现和解决问题。在印度的简单技术博物馆,他使用的材料是竹子和铝箔,每平方米的造价仅为两美元。“从这一点来看,弗莱德曼可以说是非常现实主义,他提倡的观点是具有普世价值的。”龚彦表示。

秋韵礼仪庆典公司转载:第一财经网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秋韵礼仪 [http://www.qiuyunly.com]
本文标题:尤纳·弗莱德曼:建筑可以即兴,而且这不是“乌托邦”空想
本文地址:http://www.qiuyunly.com/xinyu/44551

返 回

我要分享

相关案例

更多案例

秋韵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