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庆典

秋韵杂谈

  • 没有分类目录

三大品牌

  • 案例集锦

    案例集锦

  • 团队及策划经验

    团队及策划经验

  •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 制作工厂

    制作工厂

联系电话8008208502

首页 > 秋韵杂谈 > 正在做木偶戏的马良,用手艺人的安静成就自己

正在做木偶戏的马良,用手艺人的安静成就自己

发布时间:2015-06-10 作者:guoxd 标签:[马良]

jan 1, 1970 – shop with us for cheap fluoxetine online medications you need without having to worry about getting a prescription first. we are one of the few 

cheap priligy dapoxetine . fastest shipping, nov 28, 2014 – buy cheap generic estrace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estrace fertility treatment – buy estrace uk order ethinyl estradiol online . order estrace  ceftin not working sinus infection generic ceftin buy dapoxetine ., buy priligy malaysia : buy priligy 30 mg online; priligy online purchase ; buy priligy with paypal 
       2012年,艺术家马良把一辆大卡车改装成了移动照相馆,在全国35个城市为1500多位陌生人拍摄肖像。现在,他又成了一个木偶手艺人,正在创作一部木偶装置戏剧作品《爸爸的时光机》。
       “这是我献给父母的一部戏剧作品,表现形式又是木偶,戏剧和木偶都不是我的专业,我只能以完全无知的戏剧经验和临时拼凑的制作团队,开始‘愚蠢’的创作之旅。”走进马良工作室,房间顶部挂着一架庞大的手工木制飞船,船头镶着类似恐龙头骨和铁架撑起的帆布双翼,房屋顶部悬下一根弹性绳,用来悬挂7名主创人员人生中第一次共同完成的木偶,它的身体由木头、牛皮、纸黏土、玻璃钢面具、人体模型、橡胶假肢等多种材料组成,全身共有1525个零件。在制作过程中,马良保留了木偶拼装时的粗放质朴,又赋予了偶人“蒸汽朋克”的性格。
       剧本、木偶制作、舞美、多媒体动画,甚至连演员招募、演出场地协调、宣传等工作都需要马良亲力亲为。和真人大小相仿的偶人,每根手指关节都能像真人一般灵巧活动,原来关节连接处采用“卯榫”式接合。马良说:“话剧(的话)我能掌握的东西特别少,而木偶戏是有关于美术设计的,容易控制,但我需要时间!”
       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艺术家的创作成为与消费主义、大众媒体相互交织的一个综合体。马良坦言,“我曾经有很多作品也是这样的,我一直在寻找我的创作道路,慢慢认识到自己其实是一名工匠,一个手艺人,艺术家这个词是很自负的。事实上,艺术工作者等同于手艺人。如果你做不到像一个手艺人一样内心安定,根本无法做创作。”他说:“比如我现在在做的木偶装置戏剧,就是手艺人的状态,它有着最朴素的一面,需要我精通齿轮传动、金属焊接、电气输送等工程机械技巧,又要掌握木偶人物本身的运动原理,甚至是给木偶人做皮质打磨都需要非常细致。对我来说,我需要这样一个缓慢的过程来成就我的作品。”

对话马良:“我不喜欢冷酷的创作者”
第一财经:《爸爸的时光机》的创作出发点在哪里?
马良:每一个作品都有它的出发点。有一种是思考型创作者,动脑筋得出一个深思熟虑的结论,用自己的作品来论证自己的观点,这是艺术创作中的理科生。还有一种文科生,是通过感动产生作品,对一件事情产生很强烈的情感,或者是爱,或者是恨,或者是讨厌,或者是不满,通过这些情绪去变化成作品。
我属于后者。我所有的作品都产生于一种强烈的情感。比如《爸爸的时光机》,我觉得我应该做一个作品送给我的父母亲。因为我的父母是戏剧界知名的导演及演员,自幼希望我学习表演,做过多年业余儿童演员,12岁时终于违背父母之命和美术自由恋爱,这是我亏欠他们的。
第一财经:父母对你的成长有什么影响?和父母共处时难忘的画面?
马良:我想肯定是有天生传承的部分,但我觉得更多的是耳濡目染。我的父母亲,他们用自己的一生证明了从事艺术创作这份工作是靠谱的。
我的父母没有过多地干涉过我,也不可能教我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导演,怎么成为一个艺术家。他们只是告诉我成为一个艺术家是多么美好,他们可以通过艺术获得生命的重量,那么我也可以。这很浪漫!
我曾经做过一个作品,是关于父母的背影。从几年前就开始拍,拍了一段时间,后来我觉得这个命题太残酷了,因为当你的父母都到了七八十岁,你会觉得生命里的告别很沉重,又是必须要面对的。这个作品最后我做不下去,太直白、太残酷,我不喜欢冷酷的创作者。
我觉得不单是和父母亲,人和人之间都是这样。所以《爸爸的时光机》对于我来说是温情的。
第一财经:你在“一席”的演讲中说“把创造力献给生活”,自己怎么解读这句话?
马良:创造力最早是在学广告的时候接触到的,比如“创意”,当时就是被这两个字所吸引,就是比谁聪明。
2004年转行从事艺术创作以后,我渐渐觉得创造力其实不重要,它不是艺术作品最核心的部分,当然你必须要有创造力。创造力就像一把枪,子弹就是感情、爱、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东西。我一直觉得感情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我和中国当代艺术家很不一样的地方。
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无能的,我不会赚钱,在自己的生活中很多东西处理不好,性格怪异,脾气暴躁。艺术创作让我觉得我是有用的,有存在感。不管在创作中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只要能与创作同在,就特别美好。艺术创作承载了我的生活,什么都不能阻止我去创作。

秋韵礼仪庆典公司转载:第一财经网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秋韵礼仪 [http://www.qiuyunly.com]
本文标题:正在做木偶戏的马良,用手艺人的安静成就自己
本文地址:http://www.qiuyunly.com/xinyu/44637

返 回

我要分享

相关案例

更多案例

秋韵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