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庆典

秋韵杂谈

  • 没有分类目录

三大品牌

  • 案例集锦

    案例集锦

  • 团队及策划经验

    团队及策划经验

  •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

  • 制作工厂

    制作工厂

联系电话8008208502

首页 > 秋韵杂谈 > 希拉里谈教育:所有罪恶中最致命的就是对儿童精神的摧残

希拉里谈教育:所有罪恶中最致命的就是对儿童精神的摧残

发布时间:2015-07-12 作者:guoxd 标签:[希拉里]

top quality medications. average cost of generic zoloft . free delivery, how can i buy zoloft . buy estrace cream online . check prices . you can buy estradiol cream , also called estrace cream , if you would like to undergo estrogen replacement therapy we offers wide variety of generic and , online canadian pharmacy store! prednisone to buy uk. fastest shipping, how can i buy prednisone ., generic name of 

zoloft generic zoloft cash price zoloft reviews reuters pressure is on biden after obamas lackluster debate performance the washington post expectations run high buy fluoxetine online in uk 
       在家里不断目睹家庭暴力的孩子可能会认同同性家长的主导性行为。男孩可能会接受父亲的虐待行为,而女孩可能像她们的受害者母亲一样在人际关系中充当受害者。同样让人担心的是,处于家庭暴力中的男孩和女孩可能慢慢将暴力当作解决冲突的主要手段,并把它当作任何亲密关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基于总统自身的个人经历,他对《反暴力侵犯妇女法案》给予高度优先权,该法案将家庭暴力视为严重的犯罪。
       我们还应该用同样的态度对待儿童的身体和性虐待。大多数成年人都会觉得一个成年人虐待儿童简直不可思议。但是,根据1995年美国儿童虐待和忽视咨询委员会的报告,每年死于虐待或忽视的儿童有2000名。4岁和4岁以下的儿童被谋杀率已创40年来的新高。每年,1.8万名儿童遭受几乎致命的虐待和忽视,导致身体永远残疾,另外几万名儿童将带着精神创伤步入成年。每3个受虐儿童中就有一个年龄不到1岁。该报告估计,仅在1990年就有141700名婴儿和儿童严重受伤或受到忽视。报告说:“在C·亨利·肯普博士首次描述‘被虐儿童综合征’后的33年里,死于虐待和忽视的儿童比死于城市黑帮冲突、艾滋病、小儿麻痹症和麻疹的更多;但与后者相比,投入的资源与公众的注意力相差甚远。”
       对儿童的性虐待更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数据却同样可怕。仅在1993年,性虐待的受害者儿童被报道的就多达14万名。没有人能估计还有多少未被报道的性虐待案件。前美国小姐玛莉莲·范·德布尔勇敢地讲出她儿时曾受到父亲的性侵害时,她让这一丑陋的话题公之于众。
       性侵犯可能不会留下看得见的擦伤或断掉的双腿,但是,它带来的伤害却非常严重且持久。通常,家里的大人往往会保持沉默,他们装作没看见,或者拒绝相信或保护孩子,这使事情变得更糟糕。一些专家称,性道德的宽松和广告中随处可见的性,包括成人广告对儿童的利用,打破了最基本的乱伦禁忌。
       儿童受到的身体虐待和性侵害在明显增加,不管原因何在,它需要我们的干预。我们应该从对作恶者进行强硬、毫不含糊的刑事诉讼开始。儿童的安全必须优先于对一个允许侵害发生的家庭的维护。
       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政策和社会研究学院教授邓肯·林赛在他的著作《儿童福利》中雄辩地指出: 儿童福利体系在过去的20年里被过重的责任拖累。由于资源有限,它无力提供其应负责的所有的保护性服务: 紧急干预、评估儿童的安全、在必要时将儿童带离他们的家庭、寄养儿童并监督寄养状况、为家长提供咨询、决定是否起诉家长、重组家庭,以及与学校、警察、亲属和其他机构协调服务。保护儿童的重担不仅使福利工作者无法执行他们帮助处于弱势的儿童的历史性任务,而且,林赛说道,“这副重担导致对儿童身体和性的侵犯经常得不到起诉,从而也无法保护孩子免遭持续的伤害”。
       身体和性侵犯案件必须即刻提交给警察局。如果警察局决定起诉孩子家里的任何成年人,即便是某项犯罪的从犯,保护儿童的工作人员就应该帮助决定孩子是应留在家里还是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社会工作者和法院应该更快地决定终止侵犯孩子的父母的家长权利,而不是一次又一次地将受虐待的孩子带走和送回。正如美国儿童虐待和忽视咨询委员会提议的:“在所有的儿童和家庭项目中,儿童的安全和幸福应该是第一位的。”
       身体和性侵犯摧毁了孩子的安全感所需的信任。言语侵犯也一样。如果你对我为什么将二者相提并论感到奇怪,请停下脚步听一听你周围人在说些什么。针对儿童的消极、侮辱性言词充斥着我们的文化。
       你一定像我一样看到过这样的父母,尽管他们知道不友善的言词对儿童会带来伤害,但是他们依然对孩子体育、学习或者外表上的缺点进行羞辱。你肯定也跟我一样,看到一位父亲或母亲当众莫名其妙地羞辱孩子时会感到厌烦。不仅是父母,还有很多教师、教练和其他占上风的成年人习惯性地不尊重孩子。也许一些孩子对权威持攻击性的丑陋态度,这让他们觉得必须以牙还牙。但是,正如任何一种暴力一样,如果双方继续以恶报恶,语言暴力就会逐步升级,伤害也会同样深。正如艾利克·埃里克森指出的,所有罪恶中最致命的就是对儿童精神的摧残。成人应该在成为恶化粗鲁和危险的环境的一分子之前,尝试从一数到十,做个深呼吸。

秋韵礼仪庆典公司转载:第一财经网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秋韵礼仪 [http://www.qiuyunly.com]
本文标题:希拉里谈教育:所有罪恶中最致命的就是对儿童精神的摧残
本文地址:http://www.qiuyunly.com/xinyu/45774

返 回

我要分享

相关案例

更多案例

秋韵礼仪